全文阅读

2019.01 财会月刊·113·□ 一、引言与文献回顾 “丝绸之路经济带”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最具有发展潜力的经济大走廊,也被称为21世纪的战略能源和资源基地,但该区域的基础设施普遍落后,自然环境较差。完善该区域的基础设施成为我国与沿线国家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关键所在。基础设施建设的核心在于投资,而投资的核心又在于投资方式是否有效。尤其是我国的对外基础设施投资具有涉及的资金量巨大、投资回收期长、投资具有专有性、项目参与方众多等特点,导致我国对外基础设施 投资的情况更加复杂。 Martin Roll、Alain Verbeke[1] 通过对跨欧高铁的研究,认为由于跨境基础设施建设的社会效益远远超过经济效益,为便于提供投融资服务,必须成立独立于各经济体国家的公共机构。Chen[2]指出,跨境基础设施的投融资可以依靠资本市场,通过金融、法律以及会计制度的变革和创新来实现。国内学者许云燕[3]指出我国在进行跨境管道工程建设时,为了避免或减少投资中各种风险的发生,应该采取更 加有利的BOT方式。缪林燕[4]提出我国海外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根据“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发展阶段、资源特点、劳动力情况等因地制宜,找到适合各国国情的投融资方式,并且要注意提高“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的使用效率。丘兆逸、付丽琴[5]认为“一带一路”跨境基础设施建设中要想创新投资模式,亟需私人资本“走出去”以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张茉楠[6]认为在“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中可以引入PPP方式,一是可以弥补融资缺口,二是可以大大提升全球资本配置的效率,实现更大的模式创新和安全保障。邵严[7]认为,大型的跨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不仅投资规模大,而且投资主体复杂,需要根据项目特点创新投融资机制,并且还需要发挥各类型金融机构的优势,探索并开发出新的金融工具以适应大型跨境项目的需要。杨丽花、周丽萍、翁东玲[8] 从博弈论视角出发,提出存在投资者参与“一带一路”PPP项目建设的纳什均衡解,并且在该结果下达到帕累托最优;丝路基金可以促进更多投资者参与“一带一路”沿线 PPP 项目建设。吕星嬴、周建、凌雁[9]认为单一的投融资模式难以满足“一带一路”沿 【摘要】我国对外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方式主要涉及主权财富基金参与投资、丝路基金参与投资以及由我国主导建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参与投资,可以说,我国在缓解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不足方面不断创新与突破,不仅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大国的胸襟,也印证了我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信心与决心。跨境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不是对单个国家基础设施投资的简单组合,而是一种协作和有机融合。基于此,提出“丝路基金+项目投融资”的组合方式,并建议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予以客观评估,加强国家间法律沟通与合作,并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信息与信用交流体系,以促进我国对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有效投资。 【关键词】丝绸之路经济带;基础设施;投资方式;“一带一路” 【中图分类号】F28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0994(2019)01-0113-6 DOI:10.19641/j.cnki.42-1290/f.2019.01.018 □·114·财会月刊 2019.01 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较大的资金缺口,需要强化开发性金融的杠杆效应,加大金融融资力度,实施跨境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姚鸿韦[10]通过对美国铁路建设、马歇尔计划和拉美公共投资与债务危机的史实分析,认为融资模式的选择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从沿线国家的实际国情出发,应考虑东道国的实际经

.references li a{margin-right: 5px;}.references li{width:100%;word-break:break-all;}

agencywordpress themes